重庆富翁卧室内离奇死亡 妻子秀恩爱露出破绽

2017-08-09 15:37

              中新重庆网12月13日电据重庆晨报报道富翁睡了一觉后,在家中离奇身亡。谁是凶手?他是怎么作的案,又是怎么逃走的?现场没有任何痕迹,案件可谓疑点重重。      今天,这起轰动一时的富翁卧室被杀案在市五中院开庭审理。就在案件审理前一天,参与此案侦破的市刑警总队技术处法医科科长李红卫和刑警总队三支队民警聂奎,向本报披露了破案的详细经过。      2007年3月21日上午10时,高新区某高档小区,司机王刚(化名)一脸焦急地站在楼下,他是来接我市某集团董事长张正东(化名)上班的。要在平时,董事长早该坐在办公室里了,可今天这个时候了,董事长仍没下楼。      正在这时,董事长的妻子李蕊(化名)刚送孩子上学回来,得知丈夫仍未起床,就叫上王刚和保姆,一起上楼。走进张正东的卧室一看,张正东已全身僵硬。      三人急忙把张正东抬进客厅,为他刮痧,但毫无反应,于是叫来120。急救医生赶到后发现,张正东已死亡多时。李蕊当即哭倒。      富翁之死,疑点重重      “他平时身体不错,怎么就死了呢?”张正东的猝死,引起部分亲属怀疑,向警方报了案。当时由于没有立案,李红卫只是作为观察员,在一旁看社会机构的法医对张正东进行死因鉴定。      “越看越起疑。”李红卫讲述了当时的感觉,张正东的外唇处有三处小伤口。凭他丰富的法医学知识和检案经验判断,这几处伤应该是指甲抓伤。但是死者的指甲缝中没有皮肤组织,一个猝死的人,身上有不是自己抓的伤口,有问题!      李红卫将情况汇报给相关领导,警方立即对张正东进行尸检。“这一查,就查出确实有问题。”李红卫说,在张正东的内唇,发现了两条血痕。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口部受到长时间的较强压力。      “我们得出结论,张正东为非正常死亡。但凶手是谁,如何作案,如何离开现场,为什么现场没有其它痕迹?”李红卫说,案子可谓疑点重重。      还原现场出现疑点      法医出示了初步的检查结果后,高新区公安分局开始了外围情况的调查走访。民警们将当天在卧室发生的一切进行“情景复制”。这一复制,使到现场参与案件审查的刑警聂奎看出了又一个疑点。      张正东10点钟被发现死在卧室里,但是发现的却是三个人:妻子李蕊、驾驶员王刚和保姆张洁(化名)。      “这很不正常。”聂奎说,妻子叫丈夫起床,为什么要喊上旁人一起去?而且,李蕊让王刚去拉丈夫起来,这是不是证明,李蕊早知道这时的张正东已经是一具尸体,不愿去碰?      接下来,为张正东刮痧是由保姆张洁做的,李蕊还是没有动手。一直到120医生到现场宣布死亡后,李蕊才哭倒在地。“这太不正常了。”聂奎说,李蕊哭得太晚了点。      法医检验发现异常      疑点越来越多,但依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      李红卫说,在张正东的手上,还有一些奇怪的菱形伤痕。经过仔细分析,认定是咬伤。“我们做了很多实验。”结果证实只有双手被固定后他人可以形成。但这又是什么东西捆的呢?      由于死者生前所穿着的衣物全部被家属烧了,要想在现场进一步获取更有价值的相关物证非常困难!      李红卫和专案民警转而分析,由于凶手是和平进入,那么张正东很可能是失去控制能力,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受伤的。对于张正东的尸体胃内容物检查,也发现了不正常的峰值。      心理大战找出真凶      拿着高新区的案件调查材料,还有法医提供的鉴定书,聂奎决定和最大的嫌疑人李蕊面对面。      “我们谈了两个小时。”聂奎说,就从两人的夫妻感情谈起。      李蕊告诉警方,自己与丈夫关系很好。聂奎就让她按照“很好”去发挥,结果李蕊越说越紧张,方寸大乱。      聂奎说:“就在她编造‘幸福’谎言的时候,我平静地告诉她,根据我们的调查,她经常与丈夫发生矛盾,他们经常闹离婚,她其实过得并不幸福!”      很快,李蕊的心理防线开始松动,并开始了哭诉。      “当时我不再逼问,只是让她痛快地哭。”聂奎说,让她尽量述说与丈夫之间的各种矛盾。      说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聂奎装成随意地说了一句话:“再怎么对你不好,也不该杀人呀!”聂奎说,当时李蕊哭着接道:“我是被逼的。”      聂奎又紧跟着说了一句:“那杀了一次不行也不该杀第二次了。”      “问这句话,是根据法医提供的资料。”聂奎说,当时法医在实验时就发现,要在内唇弄出条形的伤口,要压很长时间,远远超出让人窒息死亡的时间了。如果是谋杀,那么肯定不是一次作案杀人,起码有两次作案过程,甚至更多。      果然,李蕊这次回答得很清楚:“我没办法,我是被逼杀死他的。”      接着李蕊交代了自己的作案过程。她通过熟人,搞到了一种新型安眠药,然后把药放进了丈夫的稀饭里。第一次作案是在凌晨1点,她把丈夫用宽的不干胶带捆起来,然后用枕头捂嘴。但由于药量不够,丈夫醒来想挣脱捆绑。      两人在床上争斗了1个多小时,李蕊发现丈夫虽然反抗但神志却是模糊的。于是又喂了一杯掺了安眠药的水。在张正东睡过去后,用枕头将其捂死。然后起床收拾了现场,把药瓶、水杯、碗筷、胶带都收拾起来,趁着早上送孩子上学时,扔在了高速公路上。      之后,李蕊又到渝北去做头发,等着家里其他人发现张正东的死。